+86 186 8888 8888

[热血传奇]热血传奇:掉出四五个小太阳和一把攻

  九月鹰飞第一局是赢得比较顺利的,也爆掉了对方的头盔。装备倒也罢了,最关键的是我们松了一口气,虽然有点意料之中,但是这种生死局很难讲,一个操作不善,就有可能倒下。不要以为征战很菜,征战在这个游戏区里面,能有十足把握打赢的人可以说不超过3个人!一个是浪子毋庸置疑,浪子的移动刺杀剑术全区闻名,没人敢跟他叫板。一个则是华少,一身顶级豪华装备让你根本没有勇气,光是裁决之杖就已经攻击0-35了,另外还有攻0-8骷髅戒指,攻击0-7力量戒指,攻击2-4骑士手镯和攻击1-6死神手套,这样的装备除了浪子之外,几乎没人敢去招惹。在一个就是阿虎!阿虎创造的战绩是曾经在蜈蚣洞,一个人单挑邪恶势力的一组人,全部打死打飞,要知道邪恶势力的那群人,都是不是好惹的,乃是有备而来。当那一组11个人出现的时候,阿虎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,居然跟旁边的几个行会成员大吼:“都给我回城,咋地?跟老子抢功怎么着?”在所有行会成员都回城之后,阿虎只身一人,先把2个法师做掉,然后野蛮对方道士接烈火,猜位放刺杀,愣是把对方一组人全部搞定,以后只要让邪恶势力的人遇到了他,都不敢小觑。

  

  浪子一样的道术裁决之杖

  除了以上三个人,区里能明说打得过征战的可以说没其他人了,要知道征战玩传奇以来,可以说一直都是在厮杀中度过,当时本来燕云十八骑的队长是他,但是他要兼任副会长,所以就让浪子去了(幸亏没让他去!)。九月在和浪子苦练这么长时间,而且佩戴一身极品装备,更主要的是在舆论优势的情况下,仍旧是苦战,可以想象如果真正公平的对决,赢的几率能有多大?其实按照白寒江的说法,征战在叛逃的一瞬间啊,已经输了,按照九月的人品和名望,只要一旦公开叫阵,征战根本就是名声扫地,别说以后能不能光明正大的出来讲话,估计人人都会看到他就在心里骂,这样的情况,你说在这个区能不能呆的下去?他要是带着人攻城赢了还好,关键问题是输了!那就一点也不值钱了。所以我分析这个时候不光我们盼望他输掉,甚至对面的君临天下,也是希望他输掉这场比赛,彻底退出行会,原因很简单,这样一个人留在行会之中,就是一个反面宣传教材,你君临天下怎么这种人都要呢?俗话说物以类聚,征战你肯收留,也就充分证明了你们行会的会员水平!

  

  但是明目张胆的开除肯定不行,人家毕竟是为了你才投奔过来的,就跟曹操对待刘备的态度一样,明知道“天下英雄,唯使君与操耳”,这样一个野心勃勃的人还是得留着,不能杀掉,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怕天下名士胆寒。只有通过比赛,让九月赢了征战,逼迫征战删号退出游戏,这样才是皆大欢喜。我想到这里不由得为征战可惜起来,不由得微微叹气,我甚至猜测,征战敢接这个单挑,甚至有华少他们的挑唆在里面。十分钟后,征战补充了头盔再次上场,我注意点了他的装备去看,乃是带上了一个攻击0-2,防御2-4的骷髅头盔,这样的话,虽然防御少了2-1,但是攻击力却高了0-2,我觉得其实变化并不大。

  攻8骷髅戒指哦

  我丢出群疗之后,双方再次开始,谁知九月居然站着一动不动,还打字说道:“我今天再让你一次!来砍吧!”,我们都惊呆了,九月这是搞什么?白白送一局?我这下彻底懵了,忙打字问天涯,九月是不是疯了!天涯回复道:“老风 ,你是关心九月所以没想到,你想九月这么干,就算征战赢了,区里人会怎样看征战?那就是永远臭了!这样一来,九月无论赢还是不赢,征战实际上都跟退出一回事,甚至生不如死!”我 这才恍然大悟。征战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开始拼命的砍九月,只见他烈火往上砸,然后退后开始刺杀,烈火一旦出现又再次近身砍,唯恐九月后悔。这样下来,很快就把九月砍死了,万幸的是,啥也没掉!九月躺在地上鄙夷的说:“你看你那样!怎么早没看出来?”征战无所谓的说:“这是打架,谁跟你这个伪君子做口舌之争!”

  十分钟后,九月再次回来,我丢群疗开始!九月依旧走之字形追着征战后面砍,九月的方法就是给征战强大的压迫感。其实如果换了是我,我会绕着征战跑,让征战仅有的耐性消失殆尽,我不信一个人做了亏心事会没有心理压力,我就要拖着你跑,让你着急!后来找趁着征战耐心消失后,上去寻找战机!可惜我不是九月,九月也不是我,九月做事向来都是直接面对,不像我,什么都喜欢想好退路。我经常开玩笑,九月就和项羽一样的个性,勇猛有余,思虑不足!加上评语就是莽夫一个!我看着他们两人在交换了几招之后,分别中了一刀烈火剑法,然后就是各种正绕反绕,我看了有点摸不着头脑,就M浪子,问现在什么情况,浪子也不甚了了,说九月有点浮躁,好几次机会都没把握好,估计这一把要苦战!

  

  我一听浪子这么说就急了,我忽然想起一事,忙跟小白说:"你给我注意看征战的血量,不要让他偷偷吃药!”要知道这种生死局,是有人拿来赌钱的,赌徒一般都是喜欢出老千,生死局里面出老千的多的是,无非就是偷偷吃药之类的,而中了一刀之后偷偷吃个小太阳,是很难看出来的,小太阳就+20点HP,一般一刀的伤害都在20以上,要是中烈火剑法,跑到旁边偷偷吃个太阳,谁能看出来?小白也紧张了,赶紧用心去看。说话间,九月和征战又再次逼近,九月正绕之后,停留半秒,征战果然上当,一刀烈火出去的一瞬间,九月正好闪开,征战烈火打空了,九月闪到了征战旁边,一刀烈火出手,谁知征战是双烈火!一刀烈火下去,转过身又是一刀烈火!要说区里使用烈火剑法来讲,没有人比征战更厉害的,此人最擅长突袭法师之后近身双烈火秒杀,已经炉火纯青,无人能出去其右!就连浪子也自叹不如,暗想幸亏九月没听自己的去和征战拼烈火。

  两人都中了一刀烈火之后,再次开始跑动,双反忽然接近,然后又忽然闪电般分开,就好像两个高明的侠客,贴近寻找机会之后一沾即走,然后再次靠近,这样频繁的试探,我反倒放心了下来,九月可以这样谨慎的去打架,说明是件好事,他攻高防高,是完全占据装备优势的,而且九月打架尽管比征战稍逊半筹,但是近来更浪子学会了移动刺杀,就难讲了。我比赛之前私下里问过浪子,九月的刺杀学的怎么样,浪子想了会儿说:“移动刺杀这种技术关键看人有没有那个缘分,有的人练个一个月,就上路子了,有的人一辈子也学不会!”他这话不是吹牛,因为燕云十八骑要跟浪子学习的人不在少数,能学会的还真不多!我犹豫了一会,再次问浪子到底九月学的怎么样!浪子笑了笑说:“还行吧,比一般人要好!”我就着急起来,说不带你这么说话的!其实我也知道我是关心则乱,就盼望区里第一高手说九月能赢,谁知道这小子完全不懂我的心意!

  等两人第五次靠近的时候,九月忽然一个后退,网上连换两个位置,这下征战也看出来九月在走移动刺杀,赶紧飞快跳开,九月的反应终究还是慢了一步,虽然没砍中,但是也把征战吓了一跳,心理压力瞬间就上来了,他走路开始飘忽,因为他早就知道浪子移动刺杀的大名,无奈两人关系不怎么样,主要是浪子不喜欢征战,所以每次征战厚起脸皮跟浪子请教,浪子总是哼哼哈哈不说重点,但是和浪子时间长了,也知道这个移动刺杀究竟有多厉害!第三场战斗关系到最后谁能留下,所以两人的动作都保守了很多。但是九月看出来了,这样的节奏不是自己想要的,于是开始一步步的把征战往角落里逼,上下不断走位,征战看破了九月的意图,集中精神开始应对,哪儿知道九月这个举动一箭双雕,你不往角落走也可以,我消耗你的注意力,就这样跑了几个来回,征战终于糊涂一回,九月一个疾冲往下,如果以往,九月肯定会往上再跑,所以征战习惯性的开始往下,谁知这一次九月根本没有往上跑,而是猜测他的下一个位置,等好了准备刺杀!当征战跑到刺杀位上时,九月果断一道白光出手,也不管是不是刺中,反身往上又挪动一格。

  老图片,怀旧下吧

  这一刀刺杀准确无误的命中了征战,征战心里一惊,习惯性的跑上去,谁知道九月几乎跟他同步位移上去,在同样的距离再次刺中了征战,九月一刺中之后,贴近烈火,征战也出烈火,两人同时命中对方,但是九月又平移两格,从征战左上方移动到了右上方,刚好卡住了征战的路线,再次出手,居然又是烈火!几乎是征战的招牌式技能!移动双烈火!只不过这次换了对象而已。征战一瞬间连续中了2个刺杀两烈火,怒不可遏之下昏了头,居然开始跟九月贴身玩起了近身战!他这样是极其不明智的,对方无论防御力还是攻击力,都高于自己太多,自己唯一的长处无非就是单挑技术而已!30的井中月在刺杀方面表现的更加优秀!居然不去利用,反而跟对手玩考验防御和攻击力上限的近身战,不得不说他是昏了头了。

  只是几个来回,征战已经比九月少了几乎180点血!这个优势是非常大的了,但是接下来的几次拼杀,就很奇怪,征战掉血明显比九月少了很多,我稍微一琢磨,这货是不是吃药了?果然小白马上M我说:“他好像在吃药作弊!”我说我也看出来了,小白问我怎么办?我说先看着吧。那边的厮杀开始进入白热化,双方距离渐渐拉近,此时九月还剩下190点血,而征战还剩下160,下一刀双方应该都是烈火剑法,双方近身之后几乎同时出手,两刀烈火几乎同时砸向对方,在这一瞬间 ,我看了一下,九月的烈火才打了对方35点HP,而征战的烈火则打出了80点HP,九月还剩下110点HP,而征战还剩下125,这是非常明显的作弊!虽然观战的碍于规矩不能讲话,但是后面观战的还是有几个散人叫了出来,:“这特么这么不要脸?吃太阳吃的这么明显?瞎子都看出来了好吗?”“打个毛啊,这种垃圾,就算赢了,老子以后也看不起!”“玩不起就不要玩,还吃药!滚回去吧!”这两个人一开口,后面就开始乱哄哄了 ,但是最后关头,也没有人去维持秩序,只见场合两人又是纠缠在一起,不断的有人烈火砍空,忽然之间,双方再次交换一次烈火之后,九月还剩下60点血,征战还剩下95。

  我怀疑这次征战又吃了太阳,九月的攻击力很高,不会一直这么垃圾的出烈火!就在这时,双方再次靠近,但是都绕着对方转了两圈,九月忽然停止不动,征战绕上来,出手!一道红光!我几乎屏住了呼吸,只见九月忽然后退之后原地连续两刀刺杀剑术,征战迅速闪开,然而这个落点已经完全被九月预判到,九月如影随形般冲上去,一道白光带着死亡的气息呼啸而下,跟着又近身上去,征战手起刀落,再次出火!九月却再次后退又是一刀刺杀,征战还剩下个位数的血!要知道个位数的血是无法跑动的!而且我亲眼看到他剩下个位数,但是他只走了一秒钟,居然再次跑动起来,这不是吃药真是见了鬼了!但是九月学习的刺杀剑术直到此时此刻才真正显露出来,只见九月一个疾步上前,假意出烈火,征战心虚之下,果然上当,刚好滑开一格,谁知道九月早就后退之后正好距离征战一格!一个准确无误的刺杀剑术下去之后,征战轰然倒地,掉出四五个小太阳和一把攻击30的井中月!他死了!现场登时彩声雷动。这一场单挑,真是太过于惊心动魄,也成为了区内长时间以来的练级打怪时候的话题。

  

  高攻井中月很实用

  九月鄙夷的说,你自己算算你吃了多少药?征战没有说话,尸体消失了之后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征战就这样,在一局生死局之下,输掉了自己的账号,输掉了自己的人品。我原本以为,这件事就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,谁知道天涯叹了口气说,:“天知道还有什么幺蛾子!”我当时没懂天涯的话,直到后来,我才知道,天涯才是真正看破这一切的人,然而,那个时候,我已经差不多忘记这些事了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新开传奇网站 www.xnkeke.co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手机版
蜀ICP备88888888号